近期浏览 期刊档案 全文阅读 专访 书评 译者随笔 优先出版 海外原创
资讯中心
——海外简讯 ——国内简讯 ——期刊导航 ——新书推介 ——专题研究——案例集萃
首页>资料交流>译者随笔>正文
  • 我们筑的巢塑造着我们自己
  • 叶齐茂


邱吉尔曾经说过,“我们先造房子,然后,我们造的房子会再来塑造我们。”那么,我们建造的建筑究竟如何改造着我们的思想观念,让我们的思想观念不同于几十年以前的人,不同于我们度过童年的那个家乡的人,不同于乡下的人,不同于欧洲人?


这个问题正是《体验城市》(第三版)(Mark Hutter ,Experiencing Cities,2016 ;本书中文版将由建工出版社今年出版)中多处展开研究的问题,例如它的第八章,“作为地标的摩天大楼”。建筑物有时成为整个城市的符号表达;城市意象成为我们体验城市生活的一种独立变量。按照这种看法,摩天大楼、宏伟的建筑设计表达可谓标志性建筑物,它是城市和更大的社会的象征。20 世纪初,世界上最高的十大建筑或在纽约市或在芝加哥。差不多100 年过去了,截至2018 年底,世界建成或在建的十大最高建筑分别是王国大厦、哈利法塔、武汉绿地中心、东京晴空塔、上海中心大厦、天津高银117大厦、麦加皇家钟塔饭店、深圳平安国际金融大厦、世界贸易中心一号楼、广州东塔,其中,中国占一半。于是,一些人认为,它们展示了我们强大的经济实力和文化实力。可是,为什么有了最高的建筑就意味着经济、技术、政治或文化上的伟大呢?城市意象如何影响和表达我们体验城市生活的那种方式呢?我不知道这个疑问是不是已经解决了。


《体验城市》的作者认为,摩天大楼可以成为政治经济实力的象征,摩天大楼大规模改造了一个圣地的景观,这种改造反映的不仅是政治经济实力,还反映了基于旅游和消费的象征经济。麦加皇家钟塔饭店,这一正在沙特阿拉伯麦加出现的新的天际线就是一例。


沃尔和施特劳斯认为,城市的空间复杂性和社会多样性常常是通过使用选定景观的“情感”史而结合起来的,人们使用具有一定风格和符号的景象来标志他们的城市,如极高的建筑。所以,他们认为,我们需要从城市整体上管理它的符号。一方面,我们需要研究处于城市意象核心上的相互作用机制;另一方面,我们需要研究城市意象在多大程度上作为独立变量影响着城市生活本身,影响着城市人。


华纳在一篇重要论文《贫民窟与摩天大楼:城市形象、象征和思想观念》中提出,摄影艺术把象征大公司实力的摩天大楼变成了“天际线”。这个天际线的意象给城市居民揭示了一个可能性和进步的世界。然而,对于华纳来讲,这种转换在性质上和实际上都是错觉:“把大公司实力的象征变成了一种艺术景象,把人们的注意力从产生城市贫民窟的根源引到别处去,安抚那些受害者。”华纳对城市意象消极面的分析旨在说明,资本主义思想观念所固有的冲突如何被掩盖了起来。所以,我们有可能展开跨界的研究,把微观研究和宏观研究联系起来。


城市是一种精神状态,是许多习俗和传统以及许多合乎情理、随着传统传递下来的态度和情感。这是芝加哥学派的帕克对城市的一种看法。我们周围建筑环境会影响我们的精神状态,这一看法越来越成为人们的共识。果真如此,我们规划设计高楼,建高层建筑居住小区,改建棚户区,让农民上楼的责任就很重大了,因为它们不仅关系到人们现在居住的物质条件,还在有意无意地创造着塑造未来人精神状态的物质条件。建筑及建筑环境对人的心态、思想观念的影响不是几首老歌、几段广场舞、几句信誓旦旦的话可以比拟的。


《国际城市规划》编辑部    北京市车公庄西路10号东楼E305/320    100037
邮箱:upi@vip.163.com  电话:010-58323806  传真:010-58323825
京ICP备13011701号-6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223

3381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