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浏览 期刊档案 全文阅读 专访 书评 译者随笔 优先出版 海外原创
资讯中心
——海外简讯 ——国内简讯 ——期刊导航 ——新书推介 ——专题研究——案例集萃
首页>资料交流>译者随笔>正文
  • 学习本雅明,在当代城市里“闲逛”
  • 叶齐茂

学习本雅明,在当代城市里“闲逛”/ 叶齐茂


80 年前,本雅明(Walter Benjamin),一个不按规矩出牌的历史拾荒者和收藏家,欧洲的最后一个知识分子,用了13 年的时间,以他敏锐且有独特癖好的心灵,收集了在他之前100 年里,现代人、现代城市、现代社会、现代文明乃至现代性本身留在现代性转瞬即逝的因素里的幻景幻象,留在人们大脑褶皱里的记忆碎片,留在文豪、思想家、政客、商人、追梦人的著述和口述中的思想碎片,再通过他自己的编目、标注、诠释、蒙太奇式的拼贴,在《拱廊街计划》(The Arcades Project)的标题下,形成撰写一部巨著的提纲和相关的引文、笔记、随想、评论、广播稿,希望用那些幻象、记忆和思想碎片拼贴辩证意象,煽起希望的火花。

当然,我们今日的城市体验与本雅明的不同。本雅明并没有直接体验他笔下的那个巴黎和巴黎的拱廊街,他直接体验到的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巴黎拱廊街和巴黎那座城市,特别是那个经过1930 年代世界经济大萧条,气数殆尽而成为“荒冢”的巴黎拱廊街,那个甚至成了纳粹德国战利品的巴黎。虽然有这样一个令人沮丧的直接体验,但是,本雅明从浩瀚的历史文献中看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19 世纪的巴黎拱廊街和巴黎。因为它们已经变成了历史的遗存,成为记忆皱褶中的碎片,所以,本雅明认定昔日的辉煌不过是幻象,无数个昙花一现的现代性因素,一个现代性的海市蜃楼,希望从历史的幻象中找到现代性因素转瞬即逝的原因。

我们不同,我们生活在当代城市之中,我们直接体验当代城市,直接体验“出卖躯体、出卖声音、出卖毋庸置疑的巨大财富,难道还有什么不是拿来出卖的”(兰波语,引自本雅明)商品社会,我们的规划师和设计师甚至是一个以建设当代城市为己任的人群,我们本身可能就没睡醒,被别人制造的幻象包围着,或者我们本身就是制造或打破幻象的人。我们中间有些人真的很像巴黎的奥斯曼、纽约的摩西、阿姆斯特丹的库哈斯,建成的是符号,是寓言,是叫卖一座城市、一个地方或一种产品的广告,而非使用价值本身。有些人实在很像雅各布斯、卡森、吴良镛、阮仪三,那么厌恶现代性,对幻象如火中烧。我们时而为高楼、高铁、高速网络的伟大成就兴高采烈,时而为现代性带来的雾霾、堵车、噪音、积水、热岛、历史文化的破坏、犯罪、欺诈、腐败而沮丧至极。所以,我们要在当下就剔除那些不能持续下去的现代性因素。遗憾的是,本雅明最终也没有在他生前完成这部巨著,一部撤掉他的全部标注、评论,只剩下引语,由读者自行拼贴的辩证意象,让过去和现代的文本碰出火花的书。幸运的是,阿多诺竟然意外得到了这份在法国国家图书馆里尘封了7 年的数千页的《拱廊街计划》手稿,并交给了他的学生蒂德曼(Rolf Tiedemann)。蒂德曼用了近30 年的时间整理编辑,于1982 年,即本雅明逝世42 年之后,按本雅明原貌出版了德文版的《拱廊街计划》,其中包括源于850 本书籍的引文、19 世纪的巴黎奇事以及他自己格言式的观察记录。

又是38 年过去了。今年初,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甲骨文分社决定把蒂德曼编辑的德文版《拱廊街计划》翻译成中文出版。我肩负起本雅明所说的“译者的任务”,争取在本雅明逝世80 周年的时候,让读者读到中文版的《拱廊街计划》,了解200 年前的人对现代城市的体验,把本雅明的思想与我们的拼贴起来,得到启迪。更重要的是,我们可以按照本雅明的方法,在我们建设的当代城市里“闲逛”,续写我们具体的城市体验。注意,我们可以把我们的体验藏在一个硬盘里,留给100 年后的另一个“本雅明”去捕捉,去写一部“21 世纪的首都、珠三角、长三角或京津冀”。



《国际城市规划》编辑部    北京市车公庄西路10号东楼E305/320    100037
邮箱:upi@vip.163.com  电话:010-58323806  传真:010-58323825
京ICP备13011701号-6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223

3381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