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浏览 期刊档案 全文阅读 专访 书评 译者随笔 优先出版 海外原创
资讯中心
——海外简讯 ——国内简讯 ——期刊导航 ——新书推介 ——专题研究——案例集萃
首页>资料交流>译者随笔>正文
  • 本雅明引述的“梦想之城”说:总体布局和城市设计
  • 叶齐茂

我们究竟是醒着,还是在梦里,编制出那些城市规划说明书,绘制出那些挂在墙上的城市规划图?即便说我们在梦境里编制规划,也未必就是贬义,更谈不上问责。本雅明说:“梦醒时利用各种各样的梦境元素是辩证的法则。对哲学家而言,梦境元素是可以效仿的,对历史学家来讲,梦境元素是必须遵守的。”

本雅明又说:“普鲁斯特梦醒时分开始讲述他的生活的故事,与此相似,所有的历史陈述一定也与梦醒时分有着不解之缘;事实上,不应该还有其他选择。”“意识的改革只在于使世界认清本身的意识,使它从迷梦中惊醒过来,向它说明它的行动的意义。”本雅明把马克思在1843 年9 月14 日致卢格的信中讲的这句话当成了《拱廊街计划》第N 章的篇头语。

所以,遵循马克思的教导,问题的关键是要使意识从迷梦中惊醒过来。按照本雅明所说,就是要“跳出梦境,唤醒还在我们梦境中的那些不了解的过去曾经得到的认识。”


梦想之城的总体布局


本雅明引述了维埃纳在《现代巴黎:作为新世界的现代城市规划》中的这样一段话:“我们将谈谈‘冬天的花园’,它是我们心中的一个念想,考虑到巴黎的气候条件,很有必要有一个‘冬日花园’……靠近巴黎市中心的地方还有不少可以利用的空间,很像罗马的罗马竞技场地区,可以同时容纳不少人,我们可以建一座像伦敦水晶宫式的建筑,用一个很大的轻型拱顶把那里环绕起来。立柱使用铸铁,用石头做立柱的地基。”

本雅明谈到了拿破仑一世的梦想之城:“拿破仑最初想在巴黎里边的一个什么地方建一座凯旋门,第一个选址是卡鲁塞尔广场,但他不满意,方丹(Pierre-François-Léonard Fontaine)劝说他从巴黎西部地区开始建设法兰西帝国的巴黎,拿破仑在那里储备了大量的土地,同时,避开原来的皇城。

凡尔赛宫包括在这个开发区内。在香榭丽舍大街的顶端和塞纳河之间的那块高地上建设凯旋门,‘以及12 个王和他们的随员的宫殿’……‘不仅是前所未有的最美丽的城市,而且也是后无来者的最美丽的城市。’凯旋门当时被认为是巴黎排名第一的建筑物。”


梦想之城的城市设计


本雅明把拱廊、冬日之屋、全景门厅、工厂、蜡像馆、赌场、火车站这些城市公用设施称之为“集体的梦想之屋”。

本雅明说:“凯洛瓦在《巴黎,现代神话》一文中讲道:‘巴黎的一个主要特征是连续出现了系列的新作品,巴黎在那些作品中总是那本书的主角,公众喜欢以这种方式看巴黎。在这些情况下,每个读者不可能不产生这样一种根深蒂固的观念(甚至现在这一点都是很明显的),他所了解的巴黎并不是唯一的巴黎,甚至也不是真实的巴黎,巴黎不过是一个舞台,虽然灯火辉煌,但非常正常——舞台乐队挥之不去的一道风景,而且,掩盖了另一个巴黎,真正的巴黎,一个夜间出没的、幽灵般的、很难觉察到的那个巴黎。’”

谈到日常生活环境。本雅明说:“巴黎创造了这样一类闲逛的人。毋庸赘言,巴黎的闲逛的人不是罗马的闲逛的人。什么道理?罗马的大路上就不做梦了?巴黎充斥着庙宇圣殿,封闭起来的广场,国家的忠烈祠,加上每一颗鹅卵石、每一个店铺的招牌,每一个台阶和每一个大门,这样的巴黎难道不能让路人做梦?意大利的民族特征可能也在很大程度上与巴黎相同。因为巴黎的闲逛的人不是外国人,闲逛的人是巴黎人,他们在他们自己的城市里闲逛,他们把巴黎变成了闲逛的人的天堂——霍夫曼斯塔尔曾经说过的那种‘纯生活建造的景观’。事实上,巴黎的景观让巴黎成了闲逛的人的巴黎。或者,更准确地讲,巴黎这个城市为了闲逛的人而分裂成辩证的两极。巴黎作为景观,向闲逛的人敞开,巴黎甚至作为一个房间,把闲逛的人围合在其中。”

涉及街区面貌时,本雅明认为,“最值得推荐的著作之一是《巴黎第十三区》,这本书风格独特。它把第十三区拟人化了。例如:书中说,‘只有到了第十三区能够提供给这个男人不感兴趣的爱时,才可以说第十三区全身心地把自己投入了这个男人的爱中。’这种拟人化的陈述在这本书中很正常。”


《国际城市规划》编辑部    北京市车公庄西路10号东楼E305/320    100037
邮箱:upi@vip.163.com  电话:010-58323806  传真:010-58323825
京ICP备13011701号-6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223

3974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