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排行
 
正文
全文下载次数:75
2019年第2期   DOI:10.22217/upi.2017.492
英国近现代规划体系发展历程回顾及启示——基于土地开发权视角
Review and Inspiration of the Modern and Contemporary Planning System in the UK Based on the Perspective of Land Development Right

汪越 谭纵波

Wang Yue, Tan Zongbo

关键词:土地开发权;城乡规划体系;近现代;市场失灵;英国

Keywords:Land Development Right; Planning System; Modern and Contemporary; Market Failure; The UK

摘要:

土地开发权近年来受到学界广泛讨论,被认为是土地权利体系中的核心,也是城乡空间规划进行资源配置的本质对象。历史上,英国 1947 年《城乡规划法》正式提出了土地开发权的概念,并奠定了英国规划体系的制度基础。基于文献研究,以土地开发权为线索,溯源英国近代城市规划的诞生和发展,回顾现代规划体系建构和演变的历程 :从应对市场失灵对私人土地开发权的消极限制,到开发权国有化后的积极控制,再到应对政府失灵将发展权交还社区并与社会共享。进而从中思考和剖析城市规划的本源价值及其在发展演变中的传承和变革,并试图提炼英国经验对中国实践问题的启示。

Abstract:

In the bundle rights of land, the most important one is the Land Development Right, which was officially formed in the 1947 Planning Act of the UK and established the institution base of its planning system. Based on literature review and taking the Land Development Right as the clue, this paper figures the origin of the contemporary urban planning and reviews the development and changes of modern planning system: from dealing the market failure by negative restriction of private land development right, to positively land develop control by nationalization of land development right, and then to dealing with the government failure by returning development right to the community and sharing with social power. By review this process, this paper thus concludes the experience of the UK and its inspiration to Chinese problem.

版权信息:
基金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 土地产权、土地整理与乡村规划:农村集体建设用地统筹利用实施机制研究”(51678326)
作者简介:

汪越,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博士研究生。wangyue15@mails.tsinghua.edu.cn
谭纵波,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译者简介:

参考文献:
  • [1] 石楠. 试论城市规划社会功能的影响因素——兼析城市规划的社会地位[J]. 城市规划, 2005(8): 9-18.
    [2] 姜崇洲, 王彤. 试论促进产权明晰的规划管制改革——兼论“城中村”的改造[J]. 城市规划, 2002, 26(12): 33-40.
    [3] 何明俊. 建立在现代产权制度基础之上的城市规划[J]. 城市规划, 2005, 29(5): 9-13.
    [4] 邹兵. 增量规划、存量规划与政策规划[J]. 城市规划, 2013(2): 35-37.
    [5] 胡兰玲. 土地发展权论[J]. 河北法学, 2002, 20(2): 143-146.
    [6] 孙弘. 中国土地发展权研究: 土地开发与资源保护的新视角[M].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04.
    [7] 张友安, 陈莹. 土地发展权的配置与流转[J]. 中国土地科学, 2005, 19(5): 10-14.
    [8] 宋劲松, 黄莉. 实现和分配土地开发权的公共政策——城乡规划体系的核心要义和创新方向[C]. 2008 中国城市规划年会, 2008: 16-21.
    [9] 林坚, 许超诣. 土地发展权、空间管制与规划协同[J]. 城市规划, 2014, 38(1): 26-34.
    [10] 朱一中, 杨莹. 土地发展权: 性质、特征与制度建设[J]. 经济地理, 2016, 36(12): 147-153.
    [11] 唐子来. 英国城市规划核心法的历史演进过程[J]. 国外城市规划, 2000(1): 10-12.
    [12] NADIN V, CULLINGWORTH B. Town and country planning in the UK, 15th edition[M]. The UK: Routledge, 2015.
    [13] 郝娟. 英国城市规划法规体系[J]. 城市规划学刊, 1994(4): 59-63.
    [14] 梁远. 近代英国城市规划与城市病治理研究[M]. 江苏人民出版社, 2016.
    [15] 于立. 英国发展规划体系及其特点[J]. 国外城市规划, 1995(1): 27-33.
    [16] 肖莹光, 赵民. 英国城市规划许可制度及其借鉴[J]. 国外城市规划, 2005, 20(4): 49-51.
    [17] 张险峰. 英国城乡规划督察制度的新发展[J]. 国外城市规划, 2006, 21(3): 25-27.
    [18] 于立. 规划督察: 英国制度的借鉴[J]. 国际城市规划, 2007, 22(2): 72-77.
    [19] 田莉. 论开发控制体系中的规划自由裁量权[J]. 城市规划, 2007, 31(12): 78-83.
    [20] 周剑云, 戚冬瑾. 谈开发规则在物业纠纷中的前置作用——英国开发控制的经验借鉴[J]. 国际城市规划, 2008, 23(2): 104-108.
    [21] 于立. 国外规划体系改革引发的思考[J]. 城市规划, 2003, 27(6): 90-92.
    [22] 孙施文. 英国城市规划近年来的发展动态[J]. 国外城市规划, 2005, 20(6): 11-15.
    [23] 于立. 控制型规划和指导型规划及未来规划体系的发展趋势——以荷兰与英国为例[J]. 国际城市规划, 2011, 26(5): 56-65.
    [24] 徐瑾, 顾朝林. 英格兰城市规划体系改革新动态[J]. 国际城市规划, 2015(3): 78-83.
    [25] 杨东峰. 重构可持续的空间规划体系——2010 年以来英国规划创新与争议[J]. 城市规划, 2016, 40(8): 91-99.
    [26] 张京祥. 西方城市规划思想史纲[M]. 东南大学出版社, 2005.
    [27] 周国艳. 西方现代城市规划理论概论[M]. 东南大学出版社, 2010.
    [28] 刘国臻. 论英国土地发展权制度及其对我国的启示[J]. 法学评论, 2008(4): 141-146.
    [29] 张新平. 试论英国土地发展权的法律溯源及启示[J]. 中国土地科学, 2014, 28(11): 81-88.
    [30] 张新平. 英国土地发展权国有化演变及启示[J]. 中国土地, 2015(1): 36-38.
    [31] 林坚, 吴宇翔, 郭净宇. 英美土地发展权制度的启示[J]. 中国土地, 2017(2): 30-33.
    [32] 彭錞. 土地发展权与土地增值收益分配, 中国问题与英国经验[J]. 中外法学, 2016(6): 1536-1553.
    [33] 惠彦, 陈雯. 英国土地增值管理制度的演变及借鉴[J]. 中国土地科学, 2008, 22(7): 59-66.
    [34] 陈振明. 市场失灵与政府失败——公共选择理论对政府与市场关系的思考及其启示[J]. 厦门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1996(2): 1-7.
    [35] 霍尔. 城市和区域规划(第五版)[M].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2014.
    [36] SPENGLER E H. American and English comment on the Uthwatt Report: committee on urban land policies[J].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Planning Association, 1942(4): 16-26.
    [37] 杨建军, 童心, 陈巍. 协调规划与市场的课题: 英国简化规划区实践深析[J]. 国际城市规划, 2016, 31(4): 97-104.
    [38] 张杰. 英国2004 年新体系下发展规划研究[D]. 清华大学, 2010.
    [39] BARKER K. Barker review of land use planning: final report-recommendations[R]. HM Treasury, London, 2006.
    [40] 田颖,耿慧志. 英国空间规划体系各层级衔接问题探讨——以大伦敦地区规划实践为例[J/OL]. 国际城市规划. [2019-02-28].
    http://kns.cnki.net/kcms/detail/11.5583.tu.20180813.1611.002.html.
    [41] Department for Communities and Local Government. Community Infrastructure Levy: An Overview[R/OL]. (2011-05-20).
    https://www.gov.uk/government/uploads/system/uploads/attachment_data/file/6313/1897278.pdf.
    [42] 林坚, 吴宇翔, 郭净宇. 英美土地发展权制度的启示[J]. 中国土地, 2017(2): 30-33.
    [43] 冷方兴, 孙施文. 争地与空间权威运作——一个土地政策视角大城市边缘区空间形态演变机制的解释框架[J]. 城市规划, 2017(3): 67-76.

《国际城市规划》编辑部    北京市车公庄西路10号东楼E305/320    100037
邮箱:upi@vip.163.com  电话:010-58323806  传真:010-58323825
京ICP备13011701号-6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223

4896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