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排行
 
正文
全文下载次数:162
2020年第3期   DOI:10.19830/j.upi.2018.334
中国规划经验在尼日利亚园区道路设计中的应用研究 —— 以莱基自由区为例
Application of Chinese Planning Experience in Road Design of Nigerian Industrial Parks: Take Lekki Free Zone as an Example

石清 王骏 张照

Shi Qing, Wang Jun, Zhang Zhao

关键词:中国规划经验;有限理性;园区规划;道路设计;莱基自由区

Keywords:Chinese Planning Experience; Bounded Rationality; Industrial Parks Planning; Road Design; Lekki Free Zone

摘要:

针对中国规划输出过程中面临的诸多问题,本文探讨了向外方有限理性验证中国规划标准合理性的方法。本文首先分析了中国规划经验输出面临的价值取向、“规划文化”、战略意义等方面的问题,以及编制莱基自由区西南区块总规和控规过程中面临的外方质疑;然后引入有限理性理论,选择苏州工业园区、上海外高桥保税区、卢萨卡赞中合作区、约翰内斯堡米德兰地区、拉各斯奥科多和阿贾哈地区等典型案例,进行个案、图底、量化分析;最后分别比较分析了上述案例与莱基自由区西南区块的道路网结构、人均道路面积、道路密度、道路宽度等指标,类比实证了中国规划标准与外方实际建设需求的内在一致性,验证了莱基自由区西南区块所采用的中国规划标准的合理性。这对于加强中国规划经验的研究和指导项目实践具有一定的实际意义。


Abstract:

Facing with the problems in China’s planning output process, the method of verifying the rationality of Chinese planning standards with bounded rationality to the outside world is discussed. Firstly, the paper analyses the value orientation, “planning culture”, and strategic significance faced by China’s planning experience output, and the foreign party’s questions in the process of compiling the master plan and regulatory plan for the southwest block of Lekki Free Zone. Then, by introducing the theory of bounded rationality, and selecting typical cases such as Suzhou Industrial Park, Shanghai Waigaoqiao Free Trade Zone, Lusakazan-China Cooperation Zone, Johannesburg Midland Area, Lagos Okodo, and Ajaha Area, the paper carries out case, figure-ground and quantitative analysis. The paper compares the above cases with the indicators of the road network structure, per capita road area, road density, and road width in the southwest block of Lekki Free Zone. The analogy has confirmed the inherent consistency between the Chinese planning standards and the actual construction needs of foreign parties, and the rationality of the Chinese planning standards adopted in the southwestern block of Lekki Free Zone.


版权信息:
基金项目:
作者简介:

石清,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硕士,南昌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总院工程师。340071116@qq.com

王骏(通信作者),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wangjun-tongji@126.com

张照,上海同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主任规划师,注册规划师


译者简介:

参考文献:
  • [1] 沈正平 , 简晓彬 , 赵洁 .“ 一带一路”沿线中国境外合作产业园区建设模式研究[J]. 国际城市规划, 2018, 33(2): 33-40. DOI: 10.22217/upi.2017.607.

    [2] 徐嘉勃, 乔基姆·迪特尔, 王兴平. 从共建型园区视角论中国产业园区模式对埃塞俄比亚经济发展的影响[J]. 国际城市规划, 2018, 33(2): 41-47. DOI: 10.22217/upi.2017.605.

    [3] 赖寿华. 国际经验在中国——理论和实践[J]. 城市规划, 2014(3): 44-52.

    [4] 约翰·弗里德曼. 全球化与萌生中的规划文化[J]. 国际城市规划, 2008(1): 43-64.

    [5] 王骏, 张照, 温晓诣. 中国在非洲各国的若干规划实践与思考[J]. 城市规划学刊, 2010(4): 91-98.

    [6] 上海同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 尼日利亚莱基自由区西南区块控制性详细规划[R]. 2013.

    [7] 上海同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 尼日利亚莱基自由区一期总体规划[R]. 2011.

    [8] GB 50220-95 城市道路交通规划设计规范[S]. 北京: 中国计划出版社, 1995.

    [9] 窦雪萍, 过秀成, 叶茂. 基于控规的城市新中心组团道路网规划——以福建省泉州市东海组团为例[J]. 规划师, 2016, 32(4): 73-77.

    [10] 杨靖芸, 郝新华, 周素红. 深圳市道路网实际使用状况及对主要设计规范的检验[J]. 中山大学学报( 自然科学版), 2016, 55(3): 6-14.

    [11] 陆建, 王炜. 城市道路网规划指标体系[J]. 交通运输工程学报, 2004, 4(4): 62-67.

    [12] 何兆成, 庄立坚, 杨文臣, 等. 基于大规模浮动车数据的城市道路网复杂度分析[J]. 公路交通科技, 2013, 30(6): 120-126.

    [13] 陈垚森, 陈文成. 基于空间句法的泉州城区道路网形态研究[J]. 热带地理, 2011, 31(6): 604-608, 615.

    [14] 傅搏峰, 吴娇蓉, 陈小鸿. 空间句法及其在城市交通研究领域的应用[J]. 国际城市规划, 2009, 24(1): 79-83.

    [15] 邹文杰, 翁剑成, 荣建, 等. 基于空间相关性分析的路网评价区域划分方法[J]. 北京工业大学学报, 2012, 38(4): 564-569.

    [16] 张海军, 杨晓光, 赵建新. 城市快速路交通衔接组织研究[J]. 城市交通, 2005, 3(1): 51-54.

    [17] 俞礼军, 靳文舟. 交通效率的度量方法研究[J]. 公路, 2006(10): 102-106.

    [18] 秦进, 史峰, 邓连波, 等. 道路交通网络效率定量评价方法及其应用[J]. 吉林大学学报( 工学版), 2010, 40(1): 47-51.

    [19] 焦朋朋, 陆化普, 王建伟. 基于交通效率的城市道路网络优化[J]. 清华大学学报( 自然科学版), 2005, 45(3): 297-300.

    [20] 叶彭姚, 陈小鸿. 基于交通效率的城市最佳路网密度研究[J]. 中国公路学报, 2008, 21(4): 94-98.

    [21] 李德华. 城市规划原理[M]. 第3 版. 北京: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2001: 25-27.

    [22] 惠英, 杨东援. 价值导向,保障资源,差别控制——上海市控制性详细规划技术准则的道路交通若干指标研究[J]. 上海城市规划, 2012(2): 34-39.

    [23] 孙宝芸, 董雷. 适用于不同地区特征的日本道路规划设计[J]. 沈阳建筑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2017, 19(6): 561-567.

    [24] 孙宝芸, 董雷, 王占飞. 日本道路设计中对于设计规范的灵活运用[J]. 公路交通科技( 应用技术版), 2017, 13(3): 104-106.

    [25] 洪铁城. 日本的城市道路规划[J]. 规划师, 2005(7): 118-122.

    [26] 徐占磊. 中马城市道路主要几何设计指标对比分析[J]. 中外公路, 2017, 37(3): 5-9.

    [27] 叶彭姚, 陈小鸿, 崔叙. 从区分到融合——城市道路网结构规划理念的演变[J]. 城市规划学刊, 2010(5): 98-104.

    [28] 美国交通研究委员会, 编. 道路通行能力手册[M]. 任福田, 刘小明, 荣建, 等, 译. 北京: 人民交通出版社, 2007.

    [29] 罗伯特·所罗门. 大问题:简明哲学导论[M]. 第7 版. 张卜天, 译. 桂林: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4.

    [30] 彭坤焘, 赵民. 新时期规划编制类型的多样化态势及成因——暨“工具理性”及“理性批判”的讨论[J]. 城市规划, 2012, 36(9): 9-17, 22.

    [31] 陈锋. 城市规划理想主义和理性主义之辨[J]. 城市规划, 2007(2): 9-18, 23.

    [32] 童明. 科学的,还是理性的?——关于城市规划理论基础思想的思辨[J]. 城市规划, 1997(3): 29-32.

    [33] 柳意云, 冯满, 闫小培. 转型时期我国城市规划运作过程中的规划理性问题[J]. 城市规划学刊, 2008(5): 85-89.

    [34] 孙施文. 中国城市规划的理性思维的困境[J]. 城市规划学刊, 2007(2): 1-8.

    [35] 曹康, 王晖. 从工具理性到交往理性——现代城市规划思想内核与理论的变迁[J]. 城市规划, 2009, 33(9): 44-51.

    [36] 罗震东. 经验、规律与知识:新时期国际规划历史研究的任务[J]. 国际城市规划, 2018, 33(4): 1-3. DOI: 10.22217/upi.2018.136.


《国际城市规划》编辑部    北京市车公庄西路10号东楼E305/320    100037
邮箱:upi@vip.163.com  电话:010-58323806  传真:010-58323825
京ICP备13011701号-6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223

5588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