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浏览 期刊档案 全文阅读 专访 书评 译者随笔 优先出版 海外原创
资讯中心
——国际简讯 ——国内简讯 ——期刊导航 ——新书推介 ——专题研究——案例集萃
首页>杂志浏览>资讯中心>案例集萃>正文

美国鲍德温山石油开采地景观再生


主持人: 李东咛,东北林业大学,助教。240091553@qq.com

许大为,东北林业大学,教授。xdw_ysm@126.com


随着我国城市废弃地的弊端日益凸显,废弃地转型已势在必行。作为美国加州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城市公园,鲍德温山公园(Baldwin Hills Park)是将石油开采废弃地改造为城市公园的典范。本文简要介绍了鲍德温山公园概况,对“一个大公园”设计理念进行解读,从防控风险、恢复栖息地、保护和重塑场地文脉、提供休闲和教育服务以及完善运营管理五个方面分解和剖析其景观再生的途径,以期为我国城市废弃地景观再生研究和实践提供参考。                                                                                     ——栏目主持人


目前我国许多资源型城市正处于从增量发展向存量发展的转型阶段,越来越多的城市废弃地面临着土地功能转变,其中石油开采地是最具代表性的废弃地类型之一。作为一种遭受过剧烈人为干扰的土地类型,石油开采和运输活动往往造成地形和植被的破坏,导致生境退化、水体污染、地表沉降、山体滑坡、泥石流等一系列问题。而将石油开采废弃地改造为城市公园兼具生态、经济和社会效益,成为解决资源城市转型问题的一剂良药。美国鲍德温山公园先进的规划设计理念和创造性的景观再生途径,可为我国城市废弃地景观再生提供新思路。


1 鲍德温山公园概况

1.1 项目背景

鲍德温山位于洛杉矶西侧,位于洛杉矶县(Los Angeles County)、英格尔伍德县(Inglewood County)和卡尔弗城(Culver City)三个行政区交汇处 [1],用地总面积约5.67 km²。其四周被成熟的城市住宅、商业、社会机构和公墓包围,有三条高速路经过场地,交通条件便利(图1)。


图1 鲍德温山公园区位

资料来源:作者根据参考文献[4] 翻译绘制



鲍德温山主要由两个南北方向的山脊组成,包括山地、沙丘、沼泽、草原、河流等多种自然生态系统,是巴罗那溪(Ballona Creek)流域的重要组成部分。自1924 年英格尔伍德油田(Inglewood Oil Field)首次发现石油以来,共在鲍德温山开采了约3.68 亿桶石油和76 亿m3 天然气,这种强大的生产力使洛杉矶得以在群山之中成长、壮大和发展,但也造成了鲍德温山自然环境的严重破坏:约2/3 面积的自然生境被石油和天然气开采形成的道路、井架、发电厂等基础设施占据[2],生态格局呈破碎化(图2)。

图2 鲍德温山开采地局部卫星图

资料来源:奥维互动地图截图

自1998 年起, 由鲍德温山保护协会(Baldwin Hills Conservancy)牵头, 米娅莱勒事务所(Mia Lehrer + Associates)和胡德设计公司(Hood Design)的景观建筑团队主持鲍德温山公园的总体规划工作,经过由国际社会保护协会(CCI: Community of Conservancy International)组织的200多场与各种公共机构和其他利益相关者及社区居民的会议讨论, 最终于2002 年确定了公园的总体规划方案。

该方案的目标是保护当地珍贵的自然资源,改善水质,恢复生境,保护独特的历史遗迹及风景名胜,为居民提供更多休闲活动场所,并推动当地的经济发展。


1.2 动态规划策略

鲍德温山公园摒弃了传统的创造稳定、如画自然景观的方式,而将保护和恢复当地物种作为驱动力,计划通过可持续的方式实现一个动态进化的过程——用100 年时间逐步将该地区从一个民营工业区转变为区域公共景观资源。

规划设计初期为严格确保方案的概念性,只拟定基本指导原则和景观再生过程,随着时间推移和公园建设推进,设计师将根据定期更新的调查数据(包括生态恢复、污染治理、土地权属、财政状况、周边城市发展状况等)逐步深化方案。这种动态开放的规划策略与传统规划设计相比,能更好地适应大型废弃地景观再生过程中的不确定因素和不断变化的未来城市需求[3]。


2 理念解读——“一个大公园”

基于鲍德温山改造前空间格局破碎、休闲设施不足和城市空间割裂的现状,设计团队提出了“一个大公园”(One Big Park) 的规划设计理念( 图3),即在洛杉矶城市中心建立一个集生态、娱乐、教育和文化功能于一体的大型开放空间[4]。其内涵可以从联结、统筹和拓展三个层面进行解读(图4)。

图3 “一个大公园”概念方案

资料来源:作者根据参考文献[4] 绘制

图4 “一个大公园”策略解析

资料来源:作者绘制


第一,联结:联系东西两侧山脊,构建生态网络格局。规划前的场地被南北方向的拉西内加大道(La Cienega Avenue)一分为二,生态格局呈破碎化。为重新联系被割裂的自然生境,设计师根据生态评估数据确定了原有栖息地和生态恢复栖息地的范围,规划建立了多个生态廊道,其中包括一座联结东西山脊的生态陆桥,从而将整个场地统一为“一个大公园”,为游人通行和野生动物迁徙提供机会。

第二,统筹:整合多个已建成公园,完善娱乐设施,统一规划内部交通。原场地包括1.82 km² 受保护的公园,因其分布较分散,娱乐设施不足,设计师拟将它们纳入新公园,面积扩大至原来的三倍,成为一个“大公园系统”。

规划中增设了运动场、溜冰场、高尔夫球场、植物园等娱乐场所和有关自然、文化和工业的科教设施;在现有路网基础上完善了内部交通体系,提供步行、骑行和电瓶车等多种交通方式丰富游览体验,增加空间可达性。

第三, 拓展:建立公园与城市交通、城市风光和外部生态系统的联系。交通方面,拟将公园的绿道、人行道和自行车道延伸到邻近的社区和巴罗那溪,使人们能够在更大的公园系统中享受鲍德温山美景;城市风光方面,拟在东西山脊建造多个观景台,将洛杉矶盆地、圣莫尼卡海滩(Santa Monica Beach)和周边绵延山麓等更广阔的城市风光纳入公园;在生态系统方面,拟将内部的栖息地网络渗透到

场地周边,与更大范围的绿色开放空间结合,并将场地水污染治理与游巴罗纳河(Ballona Creeks)、森迪内拉河(Centinela Creeks)以及大西洋水质管理作为整体考虑,促进整个大区域生态健康发展。

正如伊丽莎白·梅耶尔(Elizabeth K. Meyer)所说,废弃地更新的范畴不仅仅是公园自身,而是包括了其内外之间社会、生态和经济的互动[5]。“一个大公园”的规划设计理念将场地作为一个整体,并将其放在更大的区域背景下,兼具内聚性和外延性两种特征。


3 鲍德温山景观再生途径

3.1 限制开发,防控风险

鲍德温山公园面临的主要风险是石油和天然气开采对山体造成扰动而引起的山体滑坡、泥石流和地面沉降(图5)。设计师通过监测、收集和分析灾害数据,对不同类型风险进行评估和预测,采取相应的防控措施。针对一般风险地区,采取“有限开发”策略,在高风险区域则采取“限制开发”策略,以经济有效的方式将风险的负面影响最小化。


图5 石油作业形成的台地和陡坡

资料来源:李东咛拍摄

据统计,鲍德温山石油开采活动对地貌干扰较大的区域,每3~5 年便发生一次较严重的滑坡和泥石流,对当地生态安全造成了严重威胁。为降低此类风险,在规划中尽量减少对土地的进一步扰动,避免在此区域建造构筑物和娱乐设施,并种植本土地被和灌木以稳定边坡。

另一个风险因素是地表沉降,这一风险尽管过程缓慢但破坏力极大。过去几十年的开采已经在场地中部造成约3 m 的沉降,其沉降过程已趋于稳定,故宜在此建设球场、高尔夫场等开发强度较低的运动场地。针对沉降风险较大的西北侧油田,则采取向采空区灌注再生水来替代被提取石油的措施控制沉降,并在规划中保留和恢复大面积的自然栖息地,不建设休闲娱乐场地和设施,只设置少量步行游览道路,最大限度减少沉降带来的负面影响。


3.2 建立栖息地体系

鲍德温山曾是洛杉矶盆地面积最大的沿海鼠尾草(coastal sage scrub)栖息地,城市化和外来物种入侵使这些栖息地的分布支离破碎并发生了不同程度的退化。为促进种群之间的遗传交换,并在一定程度上抵御入侵物种和恢复本地自然栖息地,设计师根据洛杉矶县自然历史博物馆(Los Angeles County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生态评估数据确定了现有栖息地和潜在栖息地的位置,并提出了如下自然栖息地空间体系规划方案(图6)。北部、东部和西部丘陵陡峭,开发程度较低,是现存最完整且健康的原生栖息地,规划对此区域进行严格保护,只设置少量步行小路;西北部和东南部区域地形、土壤和植被条件较好,最具恢复潜力,拟作为优先恢复区,采取引进本土耐旱灌木和草本的措施,逐渐恢复生态环境;在栖息地之间恢复阻力较小的路径上建立生态廊道,为野生动植物提供迁徙机会。保护栖息地、优先恢复栖息地和生态廊道,共同形成一个有如“甜甜圈”的自然生态系统,使栖息地体系能够在低维护状态下按照自然本身的进程发展和完善,从而达到丰富生物多样性、改善城市生态的目的。


图6 自然栖息地恢复空间规划方案

资料来源:作者根据参考文献[4] 绘制


3.3 保护和重塑场地文脉

鲍德温山地区的原始自然风貌、石油开采痕迹和公园建设历史共同构成了场地的文脉记忆。设计师将鲍德温山景观发展的脉络进行识别、分类和梳理,真实、质朴地保护和重塑本土文化,增加居民文化认同感,使地域文脉得以保留和传承。

首先是对原始自然风貌的保护和恢复。起伏的山谷丘陵和特有的低矮植被是鲍德温山地区最具特色的原始自然景观,规划中保留和恢复了自然的山丘、山脊和峡谷,修复和新增的植被以灌木和草本为主,与原生沿海鼠尾草和草地相融合[6](图7),形成场地中的典型景观风貌。

图7 恢复植被以本土灌木和草本为主

资料来源:李东咛拍摄


其次是对石油开采痕迹的保留和诠释。占总面积约2/3 的石油开采地构成了鲍德温山另一个重要的景观特征,在恢复和重建栖息地过程中,没有对阶梯状的台地地形进行过多改动,一方面可以保留石油开采的历史痕迹从而延续场地记忆,另一方面可以避免地形扰动对生态环境的二次破坏。公园西南部还保留了一片完整的石油历史遗迹,作为举办户外教育展览的场所,用来展示石油发现和生产的历史,以及石油在洛杉矶和加州历史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第三是对原有公园的保留和更新。新的公园保留了肯尼斯·哈恩州立公园(Kenneth Hahn State Recreation Area)和包括吉姆吉利姆公园(Jim Gilliam Park)等四个原有社区公园,规划对其进行了完善和更新,并将之与整个大公园融为一体。



3.4 提供休闲和教育服务

提供更丰富完善的公共服务是新公园的主要目标之一。根据国际社会保护协会对规划前鲍德温山方圆8 km开放空间和娱乐设施的调查,每一千名居民拥有的公园面积不足国家标准的1/6,娱乐设施严重匮乏。新的公园规划了25 km 的慢跑、徒步和自行车路线,还将增设垒球、棒球、足球、滑冰场、网球中心、高尔夫球场、室内体育馆和游泳馆等运动场所和设施。

除康体娱乐活动外,公园还计划为社区居民和旅游者提供多样化的自然、文化和历史教育机会。公园东西两侧各建设一个游客解说和教育中心,将西南部保留石油历史遗迹作为户外教育展览的场所,通过解说牌、模型、宣传册、展览、影音播放、移动语音导览等多样化手段向公众展示鲍德温山石油开采工艺和历史、地理和地质知识以及栖息地的保护和恢复情况(图8)。

图8 多样化的公众教育方式

资料来源:李东咛拍摄



3.5 可持续的运营管理

可持续发展对于大规模废弃的更新至关重要,其关键在于场地是否具有生态系统自我维持和抵御外界不利因素的能力[7]。

在生态恢复方面,鲍德温山公园建立了生态恢复的基本框架,通过引进本土物种和控制外来物种,为生物群落的发展演替和生态系统的恢复、自调节创造基本条件。这种方式能够在极少人为干预的情况下,充分发挥自然系统自身能动性,比传统景观消耗更少的水、能源和资金,更符合可持续发展的要求。

在资源利用方面,公园充分利用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使用再生水和雨水进行灌溉,大量种植抗旱植物以减少人工管理维护。

在项目运营方面,公园除了提供免费的教育、娱乐设施,还将设置运动场、餐厅、剧场等一些经营性的业态。一方面为居民提供广泛的户外活动的机会,另一方面为当地提供广泛的就业和商业机会,为公园运营管理创造收益。运营利润可用于公园的持续建设和运营,为公园长期可持续的发展提供经济保障。


4 建设成效

目前鲍德温山公园完成了包括肯尼斯·哈恩州立公园北部及其观景台周边、斯托克绿道(Stocker Corridor Trail) 和鲍德温山观景台(BaldwinHills Scenic Overlook)(图9)在内的一系列栖息地恢复工程,植被覆盖范围达到58%,原生灌木丛植被范围明显增加。2001—2016 年, 有31.4% 的一年生植物区域和52.1% 的受非原生植被干扰区域转变为原生灌木区域,两栖动物种类由8 种增至17 种,哺乳动物种类由10 种增至14 种[8]。

图9 鲍德温山西侧游客中心及观景台

资料来源:李东咛拍摄

根据鲍德温山观景台区域从2009年建成到2012 年的相关统计,该景区通过种植本地抗旱植物,每年节约近1.6 万m3 水资源,节省了14 000 美元;通过减少废物和回收混凝土,减少了12 吨CO2 排放,节省了4 000~ 10 000美元[9],成为公园建设公共步道和实施生态恢复的先驱典范。

此外,公园增设了游客服务中心、剧场、狗公园、足球俱乐部、自行车和步行道等休闲设施,并开设了往返于火车站、鲍德温山观景台和肯尼斯·哈恩州立公园的专线班车;公园还与加州科学中心、洛杉矶自然历史博物馆、西洛杉矶学院和地区学校等机构合作,组织了一系列参与性和体验性的教育普及活动。公园平均每年游客接待量达25 万人[10],在2015—2017 年的访客依恋度调查中,游客对鲍德温山公园给予了非常积极的评价[11](图10)。

图10 鲍德温山使用者场所依恋度平均评分

资料来源:作者根据参考文献[11] 绘制

鲍德温山公园的初步建设对区域生态、社会和经济的提升已初现端倪,可以预见,该公园在完成百年建设计划之时,将实现从废弃地到城市公园的华丽转身,为周边数百万居民乃至整个城市带来巨大福祉。



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项目(2572020BK04、2572018CP06)


(本文编辑:王枫)

参考文献:

[1] BaldwinHills Info. Baldwin Hills information[EB/OL]. [2020-01-10]. http://www.baldwinhills.info.

[2] KELLY T. Baldwin Hill Park, Crenshaw[EB/OL]. (2017-07-17)[2020-01-10]. http://laforum.org/article/baldwin-hill-park-crenshaw.

[3] 李东咛. 风景过程主义视野下城市棕地的景观再生[J]. 中国城市林业, 2019,17(2): 43-47.

[4] MARGULIES E, FAIRCHILD S. Baldwin Hills Park master plan[Z]. California Department of Parks and Recreation, 2002: 50-51.

[5] 朱莉娅·克泽尼雅克, 乔治·哈格里夫斯. 大型公园[M]. 大连: 大连理工大学出版社, 2013: 59-82.

[6] VALERIE A. Vegetation of the Baldwin Hills in the Biota of the Baldwin Hills: an ecological assessment[R]. California Department of Parks and Recreation, 2001.

[7] 王云才, 赵岩. 美国城市工业废弃地景观再生的经验与启示[J]. 南方建筑, 2011(3): 22-26.

[8] LONGCORE T. Urban biodiversity assessment: Baldwin Hills Biota update[R]. Los Angeles: 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for Baldwin Hills Conservancy (Proposition 84) and Baldwin Hills Regional Conservation Authority (Proposition A), 2016: 31-35, 45, 111.

[9] Landscape Architecture Foundation. Baldwin Hills scenic overlook methods[R/OL]. [2020-01-10]. https://www.landscapeperformance.org/case-study-briefs/baldwin-hills-scenic-overlook#/project-team.

[10] GARCIA R. The Baldwin Hills, black LA and green justice[EB/OL]. (2012-03-08)[2020-03-10]. https://www.kcet.org/history-society/thebaldwin-hills-black-la-and-green-justice.

[11] ROMOLINI M, RYAN R L, SIMSO E R, et al. Visitors’ attachment to urban parks in Los Angeles, CA[J]. Urban forestry & urban greening, 2019, 41: 118-126.


《国际城市规划》编辑部    北京市车公庄西路10号东楼E305/320    100037
邮箱:upi@vip.163.com  电话:010-58323806  传真:010-58323825
京ICP备13011701号-6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223

5607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