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排行
 
正文
全文下载次数:390
2020年第3期   DOI:10.19830/j.upi.2018.058
新加坡邻里中心模式在中国的功能演变
Function Evolution of Singapore Neighborhood Center Mode in China

刘泉 赖亚妮

Liu Quan, Lai Yani

关键词:邻里中心;住区;社区服务;公共设施规划;中国化; 新加坡;规划历史

Keywords:Neighborhood Center; Residential Area; Community Service; Public Facilities Planning; Sinicization; Singapore; Urban Planning History

摘要:

1990 年代以来,新加坡邻里中心模式在我国得到广泛传播,受到政府部门、规划机构和开发商等不同主体的重视,影响了公共设施的规划标准修订、规划实践以及住区配套商业设施建设等多方面工作。新加坡邻里中心模式与中国住区公共设施规划层级结构近似,但功能设置关注的重点存在差异,这使得新加坡模式的方法与内容在中国化发展过程中出现相应的异化现象,形成保障公益性设施建设为主、引导经营性功能策划为主以及公益性和经营性功能并重三种应用方式。为此,本文对邻里中心功能组织形式多样化的原因以及功能组织综合化发展的作用进行了解读。


Abstract:

Since 1990s, Singapore neighborhood center mode has been widely spread in China, used by different subjects such as government planning departments, planning agencies and developers in different ways in urban planning field, and rich experience has been gained, including public facilities planning standards revision, public welfare facilities planning practice and commercial facilities construction practice in residential area. There are functional organization differentiation and facility planning structure similarities between Singapore and China, which make methods and contents of Singapore neighborhood center mode appear corresponding dissimilation in its Sinicized developing process. Three planning methods of neighborhood center mode can be summarized, focusing on public welfare facilities, commercial facilities, and mixed use of public welfare and commercial facilities. So, this paper interprets the reason of diversified function organization and the effect of comprehensive development of neighborhood center mode.


版权信息:
基金项目:
作者简介:

刘泉,深圳市蕾奥规划设计咨询股份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403474330@qq.com

赖亚妮,博士,深圳大学建设管理与房地产系副教授,硕士生导师。Lai.Yani@szu.edu.cn


译者简介:

参考文献:
  • [1] TACHIEVA G. Sprawl repair manual[M]. Washington: Island Press, 2010.

    [2] 安德烈斯·杜安伊, 杰夫·斯佩克, 迈克·莱顿. 精明增长指南[M]. 王佳文, 译. 北京: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2014.

    [3] Western Australia Planning Commission, Western Australia Department for Planning and Infrastructure. Liveable neighborhoods: A Western Australian Government sustainable cities initiative (update 02)[R]. Perth: Western Australia Planning Commission, 2009.

    [4] 安德鲁斯·杜安伊, 伊丽莎白·兹伊贝克, 罗伯特·阿尔米尼亚纳. 新城市艺术与城市规划元素[M]. 隋荷, 孙志刚, 译. 大连: 大连理工大学出版社, 2008.

    [5] Urban Redevelopment Authority of Singapore. Yishun planning area planning report 1996[R]. Singapore: Urban Redevelopment Authority of Singapore, 1996.

    [6] 南京市规划局. 南京新建地区公共配套设施标准规划指引( 征询意见稿)[S]. 南京: 南京市规划局, 2004.

    [7] 上海市城建局城市规划设计院. 上海市居住小区改建规划实例[J]. 建筑学报, 1960(6): 4-10.

    [8] 吴晓莉. 经济转型期公共设施规划标准的修订——以深圳为例[J]. 规划师, 2005(9): 69-72.

    [9] 孙晖, 梁江. 是计划决定, 还是市场决定——谈公共设施用地的分类原则[J]. 城市规划, 2002(7): 14-18.

    [10] 宣莹, 陈定荣. 城市和谐社区公共设施的规划策略——兼议《南京新建地区公共设施配套标准指引》[J]. 城市规划学刊, 2006(2): 17-21.

    [11] 陈伟东, 舒晓虎. 城市社区服务的复合模式——苏州工业园区邻里中心模式的经验研究[J]. 河南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2014, 54(1): 55-61.

    [12] 杨国霞, 苗天青. 城市住区公共设施配套规划的调整思路研究[J]. 城市规划, 2013(10): 71-76.

    [13] 郭素君, 姜球林. 城市公共设施空间布局规划的理念与方法——新加坡经验及深圳市光明新区的实践[J]. 规划师, 2010, 26(4): 5-11.

    [14] 宋聚生, 孙艺, 孙泊洋. 基于行政边界优化的社区中心规划——以重庆市江北区为例[J]. 规划师, 2016, 32(8): 98-105.

    [15] 李和平, 林立勇, 刘英婴, 等. 新型“邻里中心”设计模式研究——基于重庆两江新区花朝街道“邻里中心”研究的思考[J]. 建筑学报, 2017(2): 39-43.

    [16] 周岚, 叶斌, 徐明尧. 探索住区公共设施配套规划新思路——《南京城市新建地区配套公共设施规划指引》介绍[J]. 城市规划, 2006(4): 33-37.

    [17] 王承慧, 章毓婷, 汤楚荻, 等. 南京社区中心用地控制模式审视与调适[J]. 城市规划, 2016, 40(11): 60-66.

    [18] 珠海市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 珠海市城市规划技术标准与准则(2015版)[S]. 珠海: 珠海市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 2015.

    [19] 深圳市人民政府. 深圳市城市规划标准与准则(2013 版)[S]. 深圳: 深圳市人民政府, 2013.

    [20] 刘泉, 张震宇. 空间尺度的意义——邻里中心模式下珠海市住区公共设施规划的思考[J]. 城市规划, 2015, 39(9): 45-52.

    [21]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 催化与转型:“城市修补、生态修复”的理论与实践[M]. 北京: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2016.

    [22] 钱峰. 苏州工业园区邻里中心功能业态与空间布局设计关联性研究[D]. 苏州: 苏州大学, 2016.

    [23] 吴南. 基于生态导向下的社区中心布局研究——以中新天津生态城为例[C] // 中国城市规划学会. 转型与重构——2011 年中国城市规划年会论文集. 南京: 东南大学出版社, 2011: 8741-8746.

    [24] 唐纳德·沃特森, 艾伦·布拉特斯, 罗伯特·谢卜利. 城市设计手册[M]. 刘海龙, 郭凌云, 俞孔坚, 等,译. 北京: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2006.

    [25] 刘易斯·芒福德. 城市发展史——起源, 演变和前景[M]. 宋俊岭, 倪文彦, 译. 北京: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2005.

    [26] 纪立虎. 新加坡新市镇规划的经验及启示[J]. 上海城市规划, 2014(2): 75-80.

    [27] 珠海市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 深圳市蕾奥城市规划设计咨询有限公司. 珠海市邻里中心规划指标体系研究[R]. 2014.

    [28] 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 深圳市蕾奥规划设计咨询股份有限公司. 华夏幸福城市公共产品标准——公共设施标准[S]. 2016.

    [29] 中新天津生态城管理委员会. 中新天津生态城总体规划(2008-2020)[R]. 2008.

    [30] 休·巴顿, 马库斯·格兰特, 理查德·吉斯. 塑造邻里——为了地方健康与全球可持续(原著第二版)[M]. 唐燕, 梁思思, 郭磊贤, 译. 北京: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2017.


《国际城市规划》编辑部    北京市车公庄西路10号东楼E305/320    100037
邮箱:upi@vip.163.com  电话:010-58323806  传真:010-58323825
京ICP备13011701号-6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223

5588888